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日本海外资源综合开发模式或可借鉴

海外新闻 时间:2019-05-28 浏览:
日本海外资源综合开发模式或可借鉴

  在众多国家石油公司、跨国石油公司名声斐然的世界能源界,实际还存在第三种形式,即以政府为法人的独立行政法人形式,这就是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国家公司(以下简称JOGMEC)。目前,该公司集合了世界上除核能以外的资源,包括石油、天然气(可燃冰)、地热、煤以及可再生能源。由于日本资源禀赋的天然缺陷和环境保护意识的超前,其核心技术分为了碳捕捉、储存和矿业污染控制治理。

  在3月底举行的IPTC国际石油技术大会上,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国家公司有一个引人瞩目的展位,传统扔扇子击木偶的游戏,引来了众多参会人员的驻足。这个在全球48个国家拥有资源项目的近邻企业到底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发展逻辑和策略,导刊本期为您呈现。

  独特商业逻辑模式 支撑本国能源需求发展

  日本国土面积仅37.8万平方公里,各类资源相对贫乏,因此,在日本未来能源发展中,有非常流行的几个自问。

  国内资源可以自给自足吗?依靠什么资源?从哪些国家进口资源?电力成本如何变化?有多少温室气体排放?国内资源的研究和开发有哪些进展?氢能会在未来流行或者成为主流能源吗?为什么需要节能措施?……

  如果仔细思考日本能源界所给出的这些问题,不难发现焦点聚集在同一个核心,即日本未来发展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能源战略模式。“这实际是JOGMEC存在的根本意义,大串名字也是以这个理念为基础的,就是多元化、综合性的能源发展,不论在种类、地域,还是资源技术。”日本能源问题专家冯昭奎说。

  “JOGMEC是一个涵盖一般自然资源的组织,目的是促进石油、天然气、金属、煤和地热能源的稳定和廉价供应。JOGMEC加强了对日本私营公司的支持功能,能够协助收购企业,或与海外资源公司合作,为勘探阶段转移到开发阶段的石油项目提供额外投资。”从JOGMEC总裁细野哲弘的话语中,不难看出JOGMEC的企业属性更偏重于能源投资从而支撑部分代理的私营性企业在海外拓展,但背后隐含的是强大的国家力量支撑。

  在与地缘政治、社会发展、国家情况多重影响的作用下,能源发展的单纯市场化模式显然不能奏效,JOGMEC的一个重要商业逻辑就是非商业化的长远国家利益战略考量,通过未来长时间规划统筹日本各矿业行业发展和海外战略。

  目前,日本对外资源依存度占比分别为石油99.7%、天然气97.6%、铜矿100%、煤炭99.4%,在能源资源竞争日趋激烈的全球市场格局下,JOGMEC的商业运作更有针对性和隐蔽性。JOGMEC从1989年开始,在世界48个国家·参与了3417个能源资源合作项目,很多合作项目都是通过大企业联合竞标或是国家政府间合作形式,然后分标至日本其他矿物、能源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多以投资和技术输出为主。

  从机构组成模式上看,JOGMEC由日本政府产经省管辖,合作伙伴有政府机构、地方公共团体和企业,在海外拥有13个事务所,据点遍布全球6大洲,商业地域性的多元化发展可见一斑。

  因此,作为日本唯一可以提供地质构造调查、金融支持、技术支持、资源储备、环境保护和情报收集等系列服务的企业,JOGMEC在很大程度上是日本政府能源政策的直接执行者,为国家能源资源提供强大的安全保障和战略支撑。商业化模式的多元性构造分布在全球开展业务,初衷和本质理念只有一个,即日本海外资源的充分获取以及能源资源合作的可持续发展。

  技术输出为主导 本国非可动用资源审慎开发

  提到JOGMEC,很多人会直接联想到日本可燃冰开发技术。JOGMEC承担了日本政府产经省所主导的多数可燃冰试开采活动,包括在加拿大、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的可燃冰试采活动,都有着JOGMEC技术输出和主导实验的身影。

  JOGMEC在包括可燃冰开采、氢能源利用、优化页岩气开发和矿物开采环境优化等领域都有着出众的技术基础储备,一些技术属于公司自有,另一些技术是通过该公司搭建技术输出平台拓展到海外,其中与三菱公司和Encana公司开展的联合优化加拿大页岩气开发研究项目就是一个典范。

  2009年至今,应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邀请,JOGMEC对地层微电阻率扫描测井(FMS)技术进行研发并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能将油水混合物的聚集体同水有效分开,并接连中标了墨西哥水域的多个海洋开发项目的技术支持工程。

  JOGMEC在技术层面有非常专业的职责细分,石油开发技术本部下设了管理研修部、探查部、助探船队、技术部、技术解决方案事业组和甲烷水合物6个机构,通过被他们称之为技术输出的能源资源外交在世界上寻求合作项目。在这样整体模式推动下,相关技术输出换资源的案例不胜枚举,而在可燃冰开发方面的过程尤其有启示作用。

  2002年3月5日,JOGMEC在世界上第一个在加拿大陆地冻土层利用热解法成功开采可燃冰。JOGMEC利用80℃温水循环法连续5天在加拿大西北部长年冻土层下开发可燃冰,在907米—970米深处成功分解可燃冰,最终只采气470立方米,日均产气量不足100吨,但这是全球首次在陆地试采可燃冰的成功案例。尽管这一项目是日本与加拿大、美国、印度和德国等国的国际合作开发项目,但技术上主要以日本JOGMEC为主导,由于此法开采效率较低,而且生产时间越长出气量越少,日本转而重点攻关降压法技术。

  为了研发高效采气技术,日本与加拿大联合进行第二次陆地采气,共分为两期实施。第一期为2006年12月—2007年4月,实验了12.5个小时,采气830立方米,因出砂问题而中断;第二期为2008年1月—4月,利用降压法连续5天半采气1.3万立方米,降压法开采技术的可操作性得到了验证。

  2008年8月,日本第一次成功在贝加尔湖湖底开采了“表层型可燃冰”,JOGMEC参与主导。贝加尔湖是全世界最深的淡水湖,深处达到1642米。此次JOGMEC与俄罗斯科学界联合在贝加尔湖底水深400米处成功开采了表层型可燃冰,试采采用了新的回收技术,在湖底设置了分解装置,直接用水搅拌回收气体,100分钟采气1.4万立方米。

  JOGMEC通过技术输出,在国外进行可燃冰开采实践和工业试开采,直到2012年才进入本土海域的实质性工业试开采阶段,谨慎而行积累了丰富的勘探开发技术基础。从美国国家地质调查局的官方网站对可燃冰开采的历史信息可以看到,从1999年至2017年,日本所有有关可燃冰的科学考察和工业试开采活动,技术层面均由JOGMEC主导。

  虽然,JOGMEC成功地在爱知县渥美半岛以南70公里、水深1000米处海底钻探330米,采用降压法技术把可燃冰转换成甲烷气体。连续6天稳定出气11.9万立方米,平均日产量约为2万立方米左右。

  2017年,JOGMEC开始了在同一海域的两口井试采工作,但各种综合原因导致了最终“失败”。JOGMEC和日本科学界因未能按原定计划完成试验一直比较低调和自责。

  “事后,在日本学界严谨总结的声音中,很多人表达了日本对‘可燃冰’商业化开采仍旧遥遥无期的审慎判断。”国际清洁能源论坛副理事长周杰如是说。

  战略资源发展规划 先导策略决定能源政策统一性

  第一部分提到的JOGMEC资源外交,实际是该公司延伸海外业务战略的核心构成,在其五大业务范围内占据首位。

  JOGMEC作为日本政府资源外交的后援,高度专业化、技术化的企业背景发挥着与众不同的、举足轻重的作用。通过日本政府的宏观能源政策,JOGMEC将战略发展总体细化并形成更具执行力的方案。